外交部:正筹集50万份"健康包"发放给在外留学人员


荷兰从中国购买60万只口罩有质量问题?中国大使回应3月28日,荷媒称,荷兰从中国购买的60余万只口罩存在质量问题,被卫生部全部召回。中国大使回应:已与荷兰外交部、卫生部联系,正调查等待结果。

一名不合格的妈妈,被撤销了“做妈妈”的资格。

2015年,郑某终于露面,但出现的原因却是因反复吸毒而被社区戒毒。此后,在社区戒毒期间,郑某又再次吸毒,后被处以强制隔离戒毒两年。

黄浦区法院介绍,小宝出生后不久,母亲郑某离家出走,将小宝留在家中由外公独自抚养。由于年事已高又身患多种疾病,外公对小宝的照顾也时常力不从心。直到一岁半,小宝因营养不良等原因仍不会走路。为此,小宝的外公多次向居委干部求助,希望能有人帮助照顾小宝。2014年,居委会在征求小宝外公同意后,安排了社区志愿者,轮流将小宝接回家中寄养照顾。

疫情加剧的荷兰,正面临口罩短缺的严峻形势。

居委会认为,郑某自小宝出生后,即未尽到作为监护人的义务,将小宝遗弃在居委会,不闻不问,实际上已放弃了对小宝的监护权,因此申请撤销其监护资格,并自愿要求代为履行郑某的监护职责。

2017年10月,郑某强制戒毒期满恢复自由,本该重新承担起抚养小宝的责任,她却向居委会提出,自己无力照顾,希望居委会继续代为照看小宝。之后,郑某便再次离家外出不知去向。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30日的例行发布会上表示,中国驻荷兰使馆第一时间对此进行了联系核查。荷兰卫生部官员29日下午反馈,荷兰通过荷兰代理公司自行订购的部分口罩不适宜重症病房医护人员使用,荷兰卫生部正就是否可向防护要求较低的医护人员使用这批口罩事咨询专业意见。

早些时候,荷兰政府接受了美国疾控中心(CDC)的建议,批准了中国标准的KN95口罩,用来暂时替代欧洲标准的FFP2口罩。

这些口罩在分发给各个医院之前,并没有进行质量检测。一些医院在收到口罩之后,主动将样品送到荷兰应用科学研究所(TNO)进行检测。